姜阁

君瑜。
改圈名,姓姜名阁字衡言。

一年庆。小摸鱼。

司马懿连拖带拽地把司马师扔到卫生间里。打开花洒。花洒抖了两下,喷出凉水。不适的感觉让司马师直皱眉头,五官挤在一起。他打了个喷嚏。不住求饶。
司马懿说。
清醒没。
你不能糊涂。我是你爸。其实我是谁都行。你这样。不行。
他语气严厉,神色带愠,完完全全学会了霸道总裁腔调。司马师打了个寒颤。说。嗳。爸。我不敢了,您赶快把我放开,我也就是脑子一热。
他转了转眼珠。想要油腔滑调地糊弄过去。
你看你这样子。司马懿说。
我这样子。还不是爸您弄的。再不放开我就要感冒了……
这才是发自肺腑的情理之言。在司马懿看来什么改过自新都是撒谎的。他看儿子这机灵劲儿。和他小时候撒谎如出一辙。
司马懿喊。阿昭!拿浴巾来。...

刺。第一人称。

大概是傍晚。我还在收拾东西。周围的人都走光了。独留我一个人在教室里。

苏弈敲敲门。半倚在门框上。外面走廊昏暗。夕阳斜照堪堪洒在他身上,他面色不善,然而这层金色给他凌厉的气质填了一层蜂蜜似的柔和,我道:马上就走了——这不——还在收拾东西。
他说。您真当我瞎,当我看不出来。您在可以躲着我是不是。
我皱眉。沉默不言。
他说。
你什么意思。给我说清楚。
我眉头一皱。道。
还能有什么意思。你想多了。
他丝毫不相信。
我看他。叹口气。道。字面意思。这么脑残的问题我不想解释。
他很不高兴。我却不感觉愧疚。

02
阿桓这辈子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人。
他给我说的时候趴在桌子上。一副受了迫害的样子。以至于我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阿

【瞎扯】虐文党宣言

强扭的瓜,真不甜!

解尽秋凉:

感觉里面很多都不算虐啊2333相当带感了!


北邙山下尘:



在微博上跟人怼(不是)的产物,为了避免我的撸否三月份没更新四月份依旧没更新的惨剧,在这边存个档,混更。



我提的原po微博搜“甜文党宣言”即可。






=正文分割线=






在首页看到某po之后生起的逆反心理,非同好小伙伴慎戳避雷。






虐文党宣言



只是考完试下午睡觉梦到我江东双璧后的没tag碎碎念(இωஇ )他们两个真好

元契岸:

我头一次听见这两个人的名字在一起那时候,啥都不懂那时候,就莫名其妙有种感觉,这两个人是不一样的,和我从前喜欢的那些人们,对我来说,是不一样的。我想这两个人我可以爱一辈子两辈子三辈子,因为他俩我永远不会退圈。江东双璧啊,他俩都这么好,可是他俩放在一起才是完美,是人他就得吹阿策和嘟嘟,是人他就得爱阿策和嘟嘟,他们是每天清晨睁眼看进眼里心里的霞光瑞彩,是我踏过脚下每一寸锦绣江山,他们就该永远在一起,江东双璧,他们一直都在,从未离开。


天空ama今天也要努力画策瑜:



去他们去过的地方,去走遍舒城庐江吴地
看描述他们的故事,翻遍同人裴注三国志
1817年...

双璧套用底稿草稿流。青年注意。ooc。

蓝曦臣刚回到静室的时候就发现了他的大氅,是匆匆叠好放在他的椅子上,他笑了笑,嫌他刚回来冒冒失失的,连自己都没通知一下。
晚上蓝忘机来寻,探头问道,嗳,兄长,我的大氅。
秀气面皮下藏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。他刚从巴蜀回来,似乎瘦了一点,在春夜的雾蔼中像是有光从他身上散发出来,模模糊糊清清冷冷。蓝曦臣在书丹青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他不再弹古琴,而是下围棋,执白子,吹长笛,书丹青,植海棠,养锦鲤。可谓清闲。蓝曦臣一指宝阁,叠得整整齐齐在上面放着。蓝忘机走前端详了一眼蓝曦臣的画,是一只孔雀,翠绿璀璨耀眼。
他走出门去,望低矮琉璃瓦上并没有月亮,叹了口气。
蓝曦臣在屋里顿了很久,不知道在屏息凝神听着什么,他甚...

想写点东西什么的。
比如“哎呀,你是真正的人间富贵花,发愁都那么优雅。不像我……”
他一顿。
“我……我……现在是真的在为柴米油盐发愁啊……”
他哭了。

以及。
我刚从梦里醒来。梦到了已逝的亲人。
明明都是小场景,我却格外地喜欢和伤心。
现在开始喜欢前桌三位的拌嘴,喜欢两位同桌的双口相声,喜欢看阿妹为自己惨淡的青春期发愁。
喜欢看物理老师的18.8的尴尬。喜欢一边写英语一边听班主任叨叨。

喜欢听爸妈拌嘴,喜欢听别人对我的一切意见与批评。
都是很珍惜的,小心翼翼,怕碎了。
然后大半夜的……
噯,你别哭呀……实在是……太丢人了……
时间过的飞快,也就这样得过且过下去吧。
反正我也没几天了。
好端端的段子,却像是遗书了。

最近的梦,主角不定。01

“欸……你知道嘛,我在梦里穿越了。”
『真的假的?您这是哪个朝代的王妃啊?』
“怎么能往这儿想呢,当时我还是个公子来着,跟太子吵了一架吵赢了就被亲爹使唤着跟着商队西行了。”
『卧槽,亲爹嘛!』
“您这话说的,唉当时我也是又哭又闹,没办法,咱不占理啊,离开京城的时候可把太子给美的哟。然后我就跟着骆驼往西走,越往西越荒凉,妈的,好不容易走到玉门关这他妈还让我交关税,好不容易放我出来,我就在我的骆驼脖子上挂个铃铛,叮叮当当叮叮当当,它驼着货呢,我怎么好意思再坐上去,我就跟我叔一样,我牵着。”
『欸恕我直言哈,您家骆驼没咬你?』
“别搁这儿打岔,然后我就走到了西域,腿都要断了,特别累,那边的美女很好看可惜我没有去...

大秦帝国的日常,番外篇:大秦亡了(全员地下番外,涉及一些乱入)

6666

卧龙门下走狗:

最后一句尤为戳心。


曾经自认为是“老秦人”,对霸王也好高祖也罢,甚至于对其他的六国,都抱有隐隐敌意。


多少次肝肠寸断,多少次扼腕长叹,多少次掩卷,浮想联翩、心旌摇曳。


我不甘、不愿、不信、不怿我的秦国,那个关中百里山川险峻、巴蜀之地丰腴肥沃的秦国,那个商君和孝公倾注了毕生心血,那个惠文和张子并肩驰骋,那个昭襄和白起范叔携手共看,那个祖龙和廷尉一同踏遍天下分裂山河的——秦国,竟然就这么夭亡。



偶然看到这篇的最后一句,突然莫名被击中,随即竟感到了一点羞愧。


越人歌:



1.一般

【严肃讨论】请保护好自己,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

防患于未然。

翔腿颓_:

時雨不沢:



嗯,看完之后细想我之前确实太大意了



Laceration:





#本文拙劣,开放转载,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,承蒙诸位抬爱



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。
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,手上资源挺多,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。那一次,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,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,品行也好,她一时还拿不定主...

你是选择经典的舞蹈还是要加入创意?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blackboard/activity-rkuK68rqg.html

1 / 17

© 姜阁 | Powered by LOFTER